北京风华国韵艺考培训学校官方报名电话 : 400-666-4114
艺考培训
  • 专注艺考培训教育10年
  • 多年培养出中国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状元
艺考培训学校
艺考培训学校

当前位置 : 国韵艺考培训 > 金铁霖:恩师沈湘让我受益终生

金铁霖:恩师沈湘让我受益终生

有一个名字,在中国民族声乐界如雷贯耳、声名显赫。放眼中国歌坛:彭丽媛、李谷一、宋祖英、阎维文、张也、刘斌、戴玉强、李丹阳、祖海……这些红透半边天的名人都师出同一门下,他们

艺考培训
风华国韵为您提供最专业的艺考问答

金铁霖:恩师沈湘让我受益终生

  有一个名字,在中国民族声乐界如雷贯耳、声名显赫。放眼中国歌坛:彭丽媛、李谷一、宋祖英、阎维文、张也、刘斌、戴玉强、李丹阳、祖海……这些红透半边天的名人都师出同一门下,他们的恩师,就是金铁霖。《金声玉振》是金铁霖目前唯一的传记,描述了金铁霖大半生的成长、生活以及其对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的研究及贡献。本文选摘了金铁霖自述与恩师沈湘相识、相知的过程。

  当年全省唯一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

  1960年我20岁,高中阶段的学习生活即将结束,北京的艺术院校在哈尔滨联合招考,我将目光锁定在中央音乐学院,而且报考的是声乐专业。当时,哈尔滨考区有200多人报考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但到了复试阶段,剩下的考生只有我一个了。时至今日我还记得,复试那天有好几个老师在考我一个人。我当时共唱了6首歌曲,并且还考了乐理、视唱练耳等等。入学后我曾问过我的同学,他们的入学考试是不是也这样考时,他们均表示像我这样考的还真没有。我老师沈湘教授为此还开玩笑地说,也许考你的老师看到只有你一个学生了,他们还没过够考瘾,拿你折磨来着。最终,我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成为当年黑龙江全省唯一进入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

  同年9月,我离开了家乡哈尔滨,只身来到北京,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开始接受系统和专业的音乐教育和训练。

  中央音乐学院始建于1950年的天津并在1958年迁至北京,她是建国后在当时几所高等音乐学院、系基础上建立的,是迄今为止中国艺术院校中最高和最知名的高等学府。中央音乐学院集中了当时中国最杰出的音乐艺术家和教育家,如:沈湘、喻宜萱等等,能进入这样的高等学府学习,我感到很自豪。

  中央音乐学院1960级声歌系那年全国只招了18个人,其中女同学仅有3名。其他同学大多来自于音乐学院附中或专业文艺团体,我是以普通高中毕业生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的,那年我刚20周岁,在班里属于年龄偏小的。

  成为沈湘先生的嫡传弟子

  在本科阶段,艺术院校与其他高等院校最大的不同点就是一对一的教学模式,即艺术院校学生一进校门就由专门的老师即主课老师带着学习专业课,因此主课老师的选择对一个学艺术的学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决定今后命运的。如果有幸能碰到一个好的主课老师,那会对他业务水平及今后发展会有着决定性地促进作用;如果再能遇到大师级人物作为自己的导师,那实属幸上有幸了。

  我属于有幸的。入校分配老师时,沈湘先生在听了我的演唱后挑选了我做为他的学生,自此我成为沈湘先生的嫡传弟子。不过,当时我还真的不知道沈湘是谁,连沈湘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向高年级师兄打听时,只见师兄竖起大拇指,说了句:“太棒了!沈湘是大家,教学非常好,你能被他选上,你真是太幸运了!”就这样,我成了沈湘的弟子,并由此延续了我们长达30多年的师生情谊。

  沈湘教授才华横溢,一生成就非凡。他不仅掌握纯正的美声唱法,演唱声音圆润丰满、音色宽厚,富有穿透力,且通晓英、意、法、俄、德多种语言,并以深厚的声乐理论功底形成自己独特的声乐教学模式,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声乐人材,像迪里拜尔、梁宁、刘跃、范意马、程志、殷秀梅、关牧村及李晋玮、郭淑珍、孟贵彬、杨彼德等。他的学生多人多次在国际声乐比赛中获奖,但同一位声乐教师的男女高低5个声部的学生在国际声乐比赛上获大奖,这在国际声乐界也是罕见的(梁宁,女中音,1984年芬兰米丽亚姆·海林国际声乐比赛女声组第一名;迪里拜尔,花腔女高音,1984年芬兰米丽亚姆·海林国际声乐比赛女声组第二名;刘跃,男低音,荷兰国际声乐比赛第一名;范意马,男高音,美国露莎庞塞莱国际声乐比赛第二名;程志,男中音,德国国际声乐比赛第二名;黑海涛,男高音,意大利马里奥·莫纳柯国际声乐比赛第一名)。

  “沈湘现象”在国际声乐界被公认为是世界音乐教育领域的奇迹。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称誉沈湘先生为“伟大的人”,英国和芬兰国家电视台拍摄了介绍沈湘先生的专题片《中国的歌声》,芬兰萨翁林纳歌剧节和芬兰国家歌剧院从1987年开始连续6年每年在芬兰开设“沈湘大师班”。他还多次应邀任英、法、意等国际声乐大赛评委,西方主流媒体赞誉他是“世界一流的声乐教授”,是“在中国声乐史上将中国声乐教学推出国门的第一人”。

  作为沈湘先生弟子,我还记得第一次上课时的情景,那是在入校不久的1960年的9月初的一天。9月的北京,秋高气爽,令人觉得舒坦和愉悦,仍处在入校兴奋期和新鲜感的我在教室里期盼着作为大学生的第一节课的开始。上课铃声响了,教室的门被轻轻地推开,只见一位身材高大、体型魁梧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你是铁霖吧,我是沈湘,咱们认识一下吧。”望着和自己一样,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的老师沈湘,我真有似曾相识的亲近感。直到今天,我想起沈先生,还是这种初始印象。

  “说你唱得像我,我不喜欢”

  我和沈先生是很有缘分的,照沈先生自己的话来说,我和他都是大一号的男高音,就是戏剧男高音。1962年,沈先生与中央乐团合作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一场音乐会,这是我第一次听沈先生在舞台上演唱,我被他那风度翩翩的气质和富有感染力的艺术表现震撼了。特别是当他唱完歌剧《图兰朵》中插曲《今夜无人入睡》和《卡门》中的《花之歌》时,全场观众起立欢呼,沈先生多次谢幕都下不了台。事后我和沈先生探讨这场音乐会时,我由衷地赞叹说先生您唱的太完美了,可他却告诉我他还有几个细节没有完全处理好,下次再唱也许会处理得更好些。

  不久,沈先生就让我去他家上课,听唱片。在当时国内声乐界,沈先生的唱片资料可以说是最齐全的。可他家住的离学校很远,我每一次去都得转两次公交车,花上近2个小时的时间。在沈先生那里,我第一次听到当时世界十大男高音的唱片,觉得真是太美了。当我听完十大男高音唱片后,沈先生让我谈谈对每个歌唱家的看法并问我最喜欢哪位歌唱家。我谈了自己看法,并说出自己喜欢的歌唱家排名。沈先生也不多说什么,只点点了头,让我再多听听。后来我才知道他更喜欢的是第六位的比约林,并渐渐悟到先生为什么最喜欢比约林了。沈先生就是如此,他从不将自己的观点和方法强加在我们这些学生头上,而且他还善于运用启发和引导方式,让我们学生自己去悟、去体会他的教学内容和观点。同时,他从不直接反对学生的看法和观点,一贯鼓励学生独立思考、自我领悟。

  记得我大二时,有一天,系里有位钢琴伴奏老师在给我伴奏时突然对我说:“你唱的太好了!你的声音、状态与沈先生像极了”。我听了很高兴,并很得意地告诉了沈先生。让我没想到的是,沈先生表现得很诧异,对我说你不应该像我啊,并说我们每个人的发声器官,音质条件不同,加上素养和对歌曲理解不同,怎么能说唱出歌像谁了?如果说像谁,那只是模仿。模仿只是种能力,如果只停留在模仿阶段,那这个歌者也只能停留在学唱阶段、邯郸学步的层次。每个歌唱者特别是优秀的歌唱者应该追求唱出自己的风格和特质来,而这靠模仿是做不到的。有人说你唱得像我,我不喜欢,这本质上就是违反了生理发声器官的正常状态,去发出不是自己的声音。此后,沈先生上课就很少给我做示范了,更多的只是提示感觉,让我自己去感悟和练习。

  正是靠这种科学的教学,在沈先生的教导下,我逐渐摆脱了单纯模仿式学习,并辅助于科学方法论的指导,很快在学习上有了突破,对声音的感觉和辨别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达到了一定的水平,还逐渐掌握了符合本身自然规律的科学发声方法。沈先生给我的教育,我一直认为是他的教学思想和方法以及声乐学习理念,这是让我受益终生的东西。

说明:文章内容来源网络整理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QQ:2446111314)

上一篇:声乐艺考培训 选好曲目是声乐艺考成功的关键
下一篇:著名声乐教育家金铁霖谈民族声乐教学

  • 艺考培训学校
    • 风华国韵
    • 校区: 北京市朝阳区中国音乐学院南门往东200米 安翔里社区内 (风华国韵楼)
    • 课程:音乐培训、声乐培训、舞蹈培训、播音主持培训、影视表演培训、音乐剧培训
    • 优惠:免费试听课程2节+大师班教学视频+资深艺术规划师量身定制考学规划
    • 课程性价比 9.6分
    • 获取课程表价格
×

请输入您的手机号获取课程价格

没有满意的答案,向专业人士咨询

  • 向老师提问
  • 艺考培训

    学员,您好: 留下您关于艺考培训方面的问题 让我来为您解答吧!

    • 立即向老师提问

×

地区分站: